随笔 我的一九九七(上)

Home / 随笔 我的一九九七(上)

随笔 我的一九九七(上)

2017年8月8日 | 随笔说说 | 4条评论

《公元一九九七》的歌曲在耳边响起,思绪瞬间被带到大街小巷挂满“热烈庆祝香港回归祖国”横幅的年代。一九九七,那是属于我们的17岁的花季。

初中三年,对我自己来说是三个不同的状态:

初一年级,满怀斗志的拼搏进取; 初二年级,开心快乐自由的提升; 初三年级,顶着巨大压力在逆境中艰苦前行。

初中三年,所有的一切在1997年6月21日随着中考结束而尘埃落定。在民政招待所的住地,同学们分别坐车离开,还算天真的年纪没有依依惜别,脸上都有阳光般的轻松笑容,而我的情绪却异常低落,那一年我过的真的不好……

初三四班,那一年除了几何赵庆林老师,我似乎失掉了所有老师的偏爱。那一年,我被换了4个同桌。

每次谈起初三年级,我的内心似乎总是会感觉到与班主任吴春华老师之间有某种隔阂,因为那个时候似乎没有从她哪里获得太多偏爱,鼓励和支持。本质上我也承认,其实是我自己“主观不努力,客观找原因” 况且还有一碗让我至今想起来都要感动落泪的泡面,那碗泡面占据了我昨晚一夜的思绪,早上醒来眼角还略带湿润。

我对初三班主任老师有隔阂,也有感动,这就是17岁花季的心绪,时间定格在那里,无法移动,无法改变。

初一年级,满怀斗志的拼搏进取

初一年级时,二班班主任李英老师,是我的初中启蒙老师。当时最好的生源多数都集中在西面隔壁初一三班,包括很多教师和机关子弟。东面隔壁的一年一班,拥有本届小升初的状元。

二班的位置被夹在中间,似乎有些尴尬,班主任年轻,但我开学第一天从她的脸上看到却是有些失落的表情。小学六年级我是学习委员,从下面的小村子来到乡中心中学的我,本来带着些许期待和希望,但刚进入一年二班,却有些失望,而且一个同伴好友(教师子弟)进入了一年三班……

收拾心情,开始新的学习生活。然而后来谁都不会想到,这位第一天给人印象不深的班主任李英老师,却给我们处于劣势地位的初一二班同学们展示了她优秀的语文教学水平,并且在学习上给同学们带来了极大的动力之源。难以忘记《这不是一颗流星》《背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等,难以忘记每天早晨的训话,难以忘记每次的考试总结,她甚至于不惜用整堂课来批评,激励,鼓励大家。安静的总结课堂,在她的训话下,我看到了很多同学要奋起直追的气势。在她的带领下,刘文斌,于德辉,刘伟东,唐艳晶和我,本都是无名小辈,却准备要对一年三班的贵族精英发起强有力的挑战。

李英老师有一句话,至今历历在目,她曾经在晨会上“咬牙切齿”地说道 “难道你们就笨吗? 难道你们就干不过一年三班老师家的孩子吗?” 这句话深深刺痛我,激励我,以这种老师赋予的强大学习动力,我将目标定在年级前十。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获得了年级第一名,当然那时候这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迹。第二学期,两次月考和期末我都保持在年级第一名,那时候我连父母都没告诉我的考试成绩和排名,他们问起考试成绩我就回答十名左右,因为我心中谨记着李英老师的教诲:“不要骄傲”。

刚刚从中师毕业的一年一班班主任数学那立波老师和我的班主任李英老师,两位青年恩师,给我留下很多美好的记忆。包括各科任老师,我从他们身上获得了很多支持和鼓励。

初二年级,开心快乐的提升

初二五班上学期的班主任地理关晓岩老师,和我一个村(老乡),从她身上除了继续获得学习上的激励外,我还获得了的姐姐般的关心和关爱。我第一次在老师面前没有拘束,第一次和老师敞开心扉畅谈成长。一九九七年九月进入高中一年级,经过初三年级压抑的略显自卑性格的我在高中班主任语文宋霄雪老师那里重获了这种姐姐般的温暖。这让我想起来,在我人生的重要时刻,都有你们在支持我,鼓励我。

初二年级上学期的前两次月考,我都失利了。竞争异常激烈,突然杀出了很多优势同学,我的成绩总在三名左右徘徊。

班主任老师,帮助我研判形势,分析竞争对手,激励鼓励,生活上也对我关怀备至,流感到来的时候还把自己的感冒药分享给我。终于我在第三次月考以总分高出20多分的优势拿回第一名。期末考试自己感觉发挥的也不错,可是拿到的成绩单上是以1.5分之差列年级第二。发完成绩大家散场之后,班主任看到我失落的表情,坐在我对面安慰我说“其实你是第一名”,听到此话我有些惊讶。她告诉我说某同学因为语文成绩考了没有到80分,这样会影响后面三好学生的评比,因此亲戚找到阅卷的语文老师加了8分。我有些半信半疑的问:“您是怎么知道的”。老师说:是二年六班的班主任语文赵丽平老师告诉她的。 听到此处,心情变得平静,至少不用在心里过于责备自己的不争气。

受到整体辍学气氛的影响,到下学期全校至少20%的同学辍学,生源流失后学校决定拆分二年六班的学生分插到各班。二年二班班主任黄艳秋老师准备休产假,二年六班的班主任我的语文赵丽平老师转任二年二班班主任。

初二下学期学校安排关晓岩老师负责全校的地理教学,因此无奈她放弃了班主任,班级内外都发生了很大变动,我们无辜成为了这场变化的实验品,每一个调整变化都冲击着我们的情感。

情感冲击一:最关爱我的班主任老师,放弃班级。
情感冲击二:最喜欢我的语文老师去带我的竞争同学的班级。

此时初二五班下学期的班主任几何隋晓东老师,拯救了我。虽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虽然我们开始相对陌生,虽然最初他觉得作为班干部的我没有全心支持他的工作,但是经历风雨总算见到彩虹。经历了一些班级琐事,经历了难忘的运动会,我和这位带着阳刚硬汉风格的新班主任的关系很快走近,我也被隋晓东老师在几何方面的教学方法深深折服。隋老师重新激发了我的动力,找回了我即将丢掉的信心,想到此处,真想拿起手机给隋老师打个电话。

这个过程中包括关晓岩老师和李荣历史老师等等在背后和侧面帮我做了很多工作。

左起初一二班班主任李英,二年五班班主任关晓岩,历史老师李荣

初二结束时,我以地理结业会考100分的成绩回馈关晓岩老师,期末考试我以年级第一,几何100分、代数100分的成绩回馈隋晓东老师,那是1996年的事情了,记得学期结束后大家还合影留念,还有就是那个班级美女同学最多了。到了1997年初中毕业时很多同学和老师拍照片,关晓岩老师后来和我说她真想和当年5位地理会考100分的同学合个影,可惜后来没有拍成。。我也记得那年100分的另外四位同学:陈同学(我的夫人) 盖兴博 张辉 王清辉。

初三年级,顶着巨大压力在逆境中艰苦前行

进入初三年级,当时有两个尖子班,我分到了初三四班,另外一个尖子班是初三二班。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再次经历情感冲击。初三二班的班主任是隋晓东老师,他成为了我的好几个竞争同学的班主任。如果能够跟随隋老师,我当然愿意继续,可事与愿违。

初三四班班主任英语吴春华老师,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教师。在她的指导下,学校往届重点高中的考生,很多都是她的学生,英语教学水平也相当出众。吴春华老师对待学生公平,公正。于是我这种渴求老师偏爱的学生,即使成绩再好,也没有优势。

用别人的评价,初三班主任老师对我很不错,只是没有像初一,初二班主任老师那样宠着我,事情的确是这样,可是17岁的自己还想不到这些。其实那个时候班主任的亲妹妹也在班级,老师对待亲妹妹也都是一视同仁。

更糟糕的事情是自己逐渐和班主任老师产生误会和隔阂:

隔阂一,抬煤

北方的秋天很短,开学后快速进入冬季,班级要烧煤取暖。正好赶上一个体育课没有活动,班级有一半的人都在室外玩。有不到一半的同学在教室里面学习,这里面包括我。老师进了教室安排同学去抬煤,老师没有点名安排,抬煤的学生都是自觉参与,其中就有两位复读生,郎树彬和崔大彪,他们两个来来回回好多次,印象中积极抬煤的还有林伟成。那个时候班主任对我也不熟悉,我的内心一直挣扎,要不要上去帮忙,当时周围有很多同学还在学习,我心想既然没叫我,我就还是专心做题吧。但是就感觉到班主任的眼睛会关注我,最后自己还是没有行动。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关晓岩老师给我的反馈,告诫我要积极参加班级劳动。我当时就感到很遗憾失去了在新班主任面前表现的机会。
这给我造成两个困扰:

1.班主任第一印象不喜欢我 2.我们之间产生隔阂,班主任居然不和我直接沟通。

隔阂二,初三二班的竞争同学,好几个都在班主任家里住宿,让我的状况全面暴露给竞争同学。但却无法获知竞争同学的信息。

隔阂三,初三一年中,换了四个同桌,我本来应该感到荣幸,因为当时四位同桌都是教师或机关子弟。可是对我的学习的确产生影响。

只是大家不知道当时我的压力很大,初三是关键并且冲刺的一年。除了第一次月考年级第一名之外,后面都在三名上下,更加严重的是第一学期期末居然是第五名。我即将被其他同学甩在后面了… …

同桌一,白雪 强调一下是男生,性格相对内向,虽然我也属于内向,但我们属于不同的类型,不管是学习还是课间都合不来。白雪同学的妈妈是初二年级时一班的班主任苍老师。白雪和我商量一起去找老师,把我们分开。我们去了办公室班主任老师不在,就一起去了食堂找,当我们找到班主任老师的时候,她正和白雪的妈妈苍老师两个人在一起聊天,我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当时才意识到班主任和白雪妈妈的关系很好。不过当着苍老师的面,我们俩都还是决定不做同桌了。

同桌二,林伟成 性格活波开朗,为人热情(抬煤就有他),老师也很喜欢他。我们相处的非常开心,只是后来被班主任误会。我当时有一个很窄的黑色书包,有一次上课为了更加专心,我就把书包竖立在了书桌上我们的中间。结果在班主任的课上,被老师误判为我们关系不好,于是再次被调换座位,其实当时我们相处的很不错。我还记得林伟成的老爸当时在乡政府上班,就像他现在一样。前几年回家找他办事,乡政府楼下帮我跑上跑下,让我非常感动。

同桌三,盖兴博 初三下学期开始奋发图强的学习伙伴。记得班主任给大家发了一套很厚的英文练习册,试卷形式。那个时候总复习,老师每天挑着卷子里的题来讲课,也没有讲完所有的题。有一天,老师在课堂上问大家,卷子做的怎么样,有没有回家做,这时候老师正好走到我们傍边,我和盖兴博异口同声回答:都做完了。老师表示很惊讶。下学期我重新找回了状态,第一次月考我第二名,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名是陈同学(我的夫人),后面的两次月考我都是第一名。盖兴博的父母都很出色,父亲在乡政府机关,母亲是乡卫生院院长。

我记得后来盖兴博母亲和我讲起说,盖兴博回家说有时候学习累了真想偷懒一下,但是看到我还在学习就没有倦意了。其实对于我何尝不是,我们是彼此彼此,相互激励。本来想着冲刺到底,可是谁知突然距离中考还有最后一个月的冲刺阶段,我突然被莫名的更换座位。

同桌四,那峰 和盖兴博一样的优秀。家庭背景也很好。姑姑就是我的恩师之一初一一班班主任数学那立波老师。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教师。我和那峰一起度过了最煎熬的冲刺岁月。虽然那个时候很少和他讲话,但这也确保了我们都在专心努力。他那时在班级上和前桌女生早恋,坐在旁边的我只能克制自己安心学习不受影响,做到这一点真的不容易。

距离中考还有最后一个月的冲刺阶段,而且我的状态和成绩都不错,被莫名的更换座位,17岁那年最纠结的就是这件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班主任和那峰家是很近的亲属关系。现在想起我真的有些后怕。因为对我的其他几位同桌来说就算考试失利,以他们的家庭背景和条件,都可以有个好的出路和未来。而对于我没有报自费或复读的机会,只有奋起拼搏。最后中考终于获得总分第一名,回想超出公费分数线的那珍贵5分,真的是上天的眷顾,心中也感谢背后一直支持我的那些恩师。正是那珍贵的5分奠定了我2000年高考超过南京理工大学录取分数线50分。

虽然当时我很被动的更换同桌,但是只有我初三年级拥有四位同桌,时过境迁,这也成为我今天的一种财富。

感动事件:

我和班主任吴老师之间有过隔阂,那是17岁花季的定格,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将被一件事冲淡。

初三年级的时候,有晚自习课,需要离家相当于住校,但为了更多时间学习经常不吃早饭,那个时候饿的很瘦,学习压力又非常大。父母距离远也根本无法照顾。有一天上午上课,非常饿,同桌林伟成同学知道我没吃早饭,告诉了老师。上语文课,赫英奎老师说班主任老师找我。当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吴老师递给我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 … 至今想起,仍然热泪盈眶。

17岁的年纪,也有很多不懂事。如今二十年过去,时过境迁,如果能够再次见到她,我一定是忘却曾经内心的隔阂,心中想的只有那碗让我感动的泡面,一定会张开双臂拥抱我亲爱的吴老师!

2007年8月,初中毕业20年,我与初三班主任吴老师

About Author

4 Comments
  1. 努力培养我的孩子想你学习

  2. 花开花落二十年,
    往事厉厉在眼前。
    青春随水东流去,
    师生情谊在心间!

  3. 吴春华

    你的记忆力让我吃惊,同时你写的文章让我好感动。你是一位多么优秀的学生。你的学习态度,课前准备已成为几届学生的典范。

  4. 蓝冰

    看出了乡愁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